【repo】给《星落》

这是一篇拖了可能有一年之久的repo,我认错,我忏悔。而且也挺后悔的,我怎么这么晚才看啊!!!


重要的话说在前面:我真的觉得《星落》也、太、好、看了!!!就是,超出我想象的好看。之前我从来没有看过哨向长篇,短文看过一点,但到底也没搞清楚这个设定的萌点。直到看完《星落》,关于这个设定的萌点、可探讨的问题,就都有了了解和理解。


故事概括起来很简单,我可以把它看作是一篇校园文。整个故事,就是喻文州和黄少天在联盟第一军校两年,从不对付到提前参加毕业舞会合法注册结婚的过程。


不得不说,桑桑真的特别会写校园日常,无论是现实世界设定的校园、还是架空世界观设定下的校园,都可以写得既具有经...

【repo】给《春秋》

前天快乐地收到了本子,直到刚才,终于捧着本子看完了。《春秋》这个故事,真好看。我很久没有遇到希望故事一直不要完,我可以一直往后面翻书页的喻黄长篇。看完以后又满足又留恋,拍完照了还又随便翻了两章看。


以前桑桑的文里面,我最喜欢《玫瑰先生》。由于懒,我一般都不追文的,《玫瑰先生》却是追着看完的一篇,可见真喜欢。但现在,我最喜欢《春秋》了。它当初作为文州生贺持续一天掉落,我没细看,后来有一阵卸载lofter,错过了完结。再把lofter装上,干的第一件事就是买这个本子。完全凭直觉买。我对我会喜欢的东西,总是有直觉。


看完以后觉得,还好我买这个本子了。《春秋》的好看,是一种令我非常怀念的好...

喻黄丨随风入夜(下)

13.

出发前,黄少天没见到老爷子。他这次是去做什么,家里也只有老爷子和大奶奶知道。老爷子不露面,只好大奶奶一人送他出家门。倒是没有依依不舍,大奶奶像送他去上学一般。

他才知道,母亲原是有这样干脆果断一面的。

“平安归来,给你做好吃的。”她双手合在腹间,捏着帕子,微笑地说。

母亲这样端庄持重,黄少天都有些不习惯了。有些讪讪地点头,说好。大奶奶又转头对喻文州说些麻烦照顾之类的话,便目送他们远去。

车直接开往越城港口码头。

巨大的一艘货轮,停在码头海面上。船身上的标志是航达货运公司的。那是本城一家排上号的货运公司,黄少天头一次知道这家货运公司和黄家有关系。

不过最近他“头一次知道”的...

喻黄丨随风入夜 (上)

*2019黄少天生贺

*黑道喻X少爷黄,年代背景和地点背景没有具体设定


1.

黄少天踢掉了脚上的皮鞋,穿白袜子直接踩地上。身体稍稍朝后一跃,屁股坐上栏杆。放眼望,处处楼房,夹杂灯火。远望是好景一片,可撕开灯火便不过家长里短互相嫌弃而已。黄少天眼神鄙夷不耐烦得很。

他晃着小腿,自礼服外套口袋掏出烟。

打火机擦燃火,照亮他年轻的面庞,眼睛大而亮,鼻梁挺直,额前刘海刚剪过,十分利落。脸上荡着他这个年华才有的那种干净。即使端着睥睨,也讨人喜欢。

他点烟的手势尚不娴熟,天台没有其他人,他不顺手也就不再装样子,拇指与食指捏着烟,嘴上吸一口,烟燃了。这才实用。他勾了勾嘴角,露出一...

喻黄丨春风求醉

>电脑里翻出来的,居然是完整一篇

>全文1w字


“我受够了!”黄少天突然摔门进来。

他力气太大,酒店的门不够结实,大有摇摇欲坠之势。

屋里只有郑轩,也得亏是郑轩,换了别人能被他这一摔吓出病来,唯有郑轩能够泰然处之,悠悠从沙发椅上抬起半颗脑袋,揉着惺忪睡眼。

“怎么了?又被怼了?”

“你说喻文州是不是变态?是不是变态?”

黄少天匆匆归来,浑身热气,心里也燃着火,整个人像一颗灼热的火球,一路从房间门口刮到沙发椅边,气急败坏。

“我来蓝雨是演话剧,不是被他怼的!而且他搞搞清楚,是他们制作人垂涎我的人气和商业价值,死皮赖脸要我来的!就我,我要演话剧,哪家剧团能不要我啊?...

【repo】给《浮沉》

拖了好久的repo哦,手机里本子的图都找不到了……诶嘿嘿,就纯文字吧。

抄送 @维摩诘 


断断续续终于看完《浮沉》的本子,之前生贺掉落算浏览,捧着本子算认真读。

读完以后,心里好像烧了个小火盆。


我小时候在乡下生活,岭南冬天湿冷,靠烤火盆驱寒。围在火盆边,双手总是忍不住凑过去。

读《浮沉》这个故事的时候,就像是这种心情,总也忍不住凑近一点,又凑近一点。


如果这是一篇原耽,那在故事的开头,断然看不出那个偶尔在字里行间出现的喻文州,会是黄少天的归宿。

但不妨碍我想读这个故事,想知晓黄少天的命运,想知晓他周围一干朋友的命运。

故事读过半时,我对毛毛说,...

坤廷丨非理想型爱情28-30(完)

>ABO,勿上升真人。


28.

朱正廷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,只觉得梦境一层叠着一层。

有时候好像睡得很浅,能清清楚楚听到蔡徐坤端着乐华驸马爷的头衔,三下五除二收拾庄园那一院子人;有时候又睡得很沉,毫无意识;更多时间里,被梦境缠绕,杂乱的情景像碎片一样闪过,自己像个不停转场的演员,累极了……

有一阵,他听到蔡徐坤喊自己的名字。

“正正,正正。”

怎么叫得这么亲?我允许你这么叫了吗?

他张了张嘴,想反驳过去,然而却被什么冰凉的东西封住了嘴,还有温暖的液体流进来。他这才觉得渴,有点贪婪地吮吸了一下那个东西。

“乖,别急,慢点。”

可能是水的液体,一趟又一趟渡过来。不久...

坤廷丨非理想型爱情25-27

>ABO,勿上升真人。


25.

种了一辈子的药材,配了一辈子的药方,庄园这几个老制药师说到底还是学究似的性子,眼下一听说旧时残次禁品重现,聚焦点立刻就跑到临床结果可能性的讨论上了。

以陈老为首,几个老头儿钻进屋里研究起来。

外面的徒辈一脸迷茫地面面相觑,然后窃窃私语。

黄明昊瞥见陈明荣匆匆走了,脚下步子很急。他嗅到危险的气息,立即掏出一部黑色的手机,拨下一个专用数字。

他要打给周锐,把刚刚知道的事情告诉他,指着他能帮朱正廷防范防范。

然而这个电话还没接通,就先进来一个号码。

屏幕上显示“3”,是范丞丞。

“喂?”他接起来。

“周锐的电话打不通,你们出什么事情了?”...

坤廷丨非理想型爱情 21-24

>ABO,勿上升真人。


21.

蔡徐坤在办公室里收到卜凡发过来的小视频,是朱正廷、黄明昊和周锐一起进机场安检的情况。

后面跟一句语音交待:“护送任务完成。”

蔡徐坤随手回了一句:好。

按照朱正廷的想法,他只计划在黄明昊和范丞丞之间带一个人去庄园。

一方面,出门带一个小伙伴,是他的习惯,至少表面上不会引起杜华的怀疑。另一方面,这两个人是他从小玩到大,也调 教到大的,他放心。

而加一个周锐,则是蔡徐坤早上提的。

“多一个人,多一分力。”蔡徐坤理所当然地说。

朱正廷听罢,呵了一声,看着他,眼神带着一丝“交不交代坦不坦诚你看着办”的意思。

他想了想,还是把自己的...

双花丨沉默深处1

1.

下了飞机才发现B市的天气这么冷,偏偏外套都在托运的行李箱里。

张佳乐只得抱紧书包,假装能挡一下风。右手单握手机,划开微信,有十几条信息,其中黄少天一个人占了半数以上,剩下的是父母和两个室友,而孙哲平只有两条。

一张图片一条文字,图片是外面达到出口的一家便利店门口,文字是:在这里等你。

他撇撇嘴角,盯着图片看了一会儿,然后回复:下飞机了,一会儿到。

结果用时却远超“一会儿”。

同时到达的航班有好几趟,共用一个行李传送带。他在等待中无所事事,开手机玩一个小游戏,偶尔抬头看看传送带。瞄了三次没瞄着,第四次发现它已经再次被送进去了,行李箱屁股上吊着的蓝色机器猫异常刺眼。

等它再次被...

1 / 10

© 天边鱼肚白 | Powered by LOFTER